叶片直径可达3.2米!发现了王莲的一个“大个头”新种
发布日期:2022-08-31 21:25    点击次数:185

王莲是许多植物园中久负盛名的大明星——卷边的超大圆形叶片漂浮在水面上就像是一艘小船,让每一个看到它们的人都想要坐上去试一试。(事实上,它确实能坐,很多公园都会有类似项目,让游客们坐一坐王莲。)

最近,科学家发现了一种新的王莲,它的叶片直径可达3.2米,是目前记录到的世界上最大的王莲。这株王莲生长在玻利维亚的拉林科纳达生态公园,起初,大家都认为这只是亚马逊王莲中的一个大个头,直到最近,科学家们才发现,这其实是王莲属中的一个新种。

一、当第三种王莲出现

王莲的原产地在南美洲,直到19世纪西方殖民步伐的扩张,欧洲的植物学家们才初次邂逅了王莲这个神奇的物种。刚开始,他们认为这些南美的“巨型睡莲”只是一个物种。随后,他们很快意识到,王莲属(Victoria)内有两个物种,这两个物种被分别命名亚马逊王莲(V. amazonica)和克鲁兹王莲(V. cruziana)。

1962年,王莲大家族还新添了一位“小朋友”——美国长木公园用上面两个王莲原生种杂交培育出了一个园艺种:长木王莲(Victoria‘Longwood Hybrid)。

令人意外的是,原本以为只有两个种的王莲,竟默默隐藏着第三个物种。更有趣的是,这一发现竟然源于一位植物学家的一次“网上冲浪”。2006年,睡莲专家、植物学家Carlos Magdalena在网上看到了一张王莲的照片——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新的王莲物种。

二十年来,Carlos一直在网上仔细检查着每一张野生王莲的照片,当他看到那张照片时,他确定这种植物并不符合已知的那些王莲物种的描述,因此,它有大概率就是第三种王莲!

但直到十年之后,Carlos才有机会去检验自己的猜测是否是正确的。2016年,玻利维亚的两个植物园提供了一组来自疑似第三个王莲物种的种子,Carlos在邱园(英国基尤皇家植物园)种下了它们,并和另外两种王莲进行比较。

Carlos发现,这个王莲新物种在形态上,具体而言是叶片上刺的分布和种子的形状,和另外两个物种有所不同。后续,基于遗传标记的分析同样支持了Carlos的推测,科学家们提取了这一物种的DNA样本,并通过测序发现了其叶绿体基因组中存在物种独有的核苷酸的插入和缺失。在有了确凿证据之后,研究人员将这个物种命名为玻利维亚王莲(V. boliviana)。

但令Carlos没有想到的是,其实邱园一直都有玻利维亚王莲。

只不过在此之前,人们一直将那株玻利维亚王莲,当成了亚马逊王莲,直到后来科学家们发现这株王莲和刚确认的新种十分相似,才确认了它的身份。此处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莲就在灯火阑珊处!

事实上,王莲属里的物种虽然不多,但是关于王莲的故事真的不少,毕竟王莲的来头着实不小。

二、和女王同名的植物

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全天计划网址王莲属的属名是Victoria,是的,就是大家想到的那位维多利亚女王。王莲之所以被称为“王莲”,恐怕除了个头是真大,确实也和女王有些关联。

19世纪,那时的英国还被称作“日不落帝国”,殖民地遍布全球。探险家Robert Hermann Schomburgk于1837年元旦在英属圭亚那进行野外考察时发现了一种神奇的植物,他在日记里记录下了当时的场景:

“很快,我们就遇到了我们好奇的对象--一个植物奇观!所有的灾难都被遗忘了,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植物学家,觉得自己得到了回报。一片巨大的叶子,直径有五英尺到六英尺,就像一个托盘,上面有浅绿色翘起的宽边,下面是鲜艳的深红色,就这样搁在水面上:与这片美妙的叶子完美呼应的是那朵茂盛的花,由数百个从纯白色到玫瑰色和粉红色交替变化花瓣组成。”

随即他将描述这种植物的图纸寄回英国,交给英国皇家地理学会,并希望皇家地理学会可以将其转交给伦敦植物学会,皇家地理学会确实照做了,他们将一组图纸和描述发送给了伦敦植物学会,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也为王莲命名的争议埋下了种子。

虽然英国皇家地理学会是Schomburgk探险的赞助方,但是由于对王莲的命名涉及到后续皇家对于各个协会的赞助,这使得不同协会间出现了矛盾,对于王莲的命名在一段时间内存在着较大的争端。

虽然Schomburgk的本意就是将王莲的命名当做给维多利亚女王的礼物,但当时有两拨人都对王莲进行了命名。英国植物学家、伦敦园艺学会秘书和皇家地理学会研究员John Lindley将其命名为Victoria regia,而伦敦植物学会的第一任会长John Edward Gray则将其命名为Victoria regina。

双方在不同的传播渠道宣传着各自的命名,因此,两个名字都开始流传,且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对方的命名,但皇家对于伦敦园艺学会和皇家地理学会的资助已经说明了,在维多利亚女王眼中,这场“战争”的胜者是Lindley。

事实上,Schomburgk并不是第一个发现王莲的人,19世纪初,波西米亚的植物学家Tadeá Haenke就已经在亚马逊河的支流中发现了王莲。1832年,德国植物学家Eduard Friedrich Poeppig将王莲命名为Euryale amazonica,即亚马逊芡,本着先来后到的原则,后来此种王莲的学名由Victoria regia被修订为Victoria amazonica。

不过,在当年,大家除了竞争命名权,还在努力做着另外一件事。

三、现代温室的先驱“大温室”让王莲在英国绽放花朵

当 Schomburgk 从南美返回后向大家介绍他的发现时,他的消息在园艺家和公众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各种报纸都争相对王莲进行吹捧,在1837年之后的十几年里,探险家多次尝试将王莲的种子带回英国进行培育,想要将盛开的王莲花朵献给女王。

王莲生长在南美洲,当地气候炎热,想要在英国种活王莲本身就是一个挑战,更遑论让王莲开花了。尽管在南美王莲生长速度很快,但这场为女王献花的激烈比赛却持续了十几年。直到一位叫Joseph Paxton的园艺师加入了竞争,他是德比郡查茨沃斯庄园第六代德文郡公爵的首席园丁,在查茨沃斯庄园工作的早期,Paxton就开始尝试设计,最终建成了现代温室的先驱——大温室。

1849 年 8 月 3 日,Paxton将一株亚马逊王莲小心翼翼地带到查茨沃斯庄园,将其种植在大温室中特地为其准备的区域。Paxton在他的温室里建造了一个 12 英尺(约3.6米)见方的加热池,里面装有 5 车土壤,他使用自己设计的水车和燃煤锅炉取暖,模仿亚马逊王莲自然栖息地那炎热、潮湿的沼泽环境。

王莲很快就以惊人的速度生长,正如Schomburgk在亚马逊支流上所看到的那样。当年11月2日,王莲长出了第一个花苞,Paxton写信给自己的雇主,告知其这个好消息。开花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第一朵花被献给了与王莲同名的维多利亚女王。

“黄昏时刻,维多利亚女王抵达查茨沃斯庄园,大温室被1万4000盏油灯照亮,王莲的花瓣展开,淡淡的红晕变得明显,一股甘美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让观众陶醉。”

时至今日,王莲已经被引进到世界各地的植物园中,只要想见,游客们随时可以见到这种霸气植物的影子。但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种奇特植物从遥远的南美洲到达这里的故事呢?

注:文中拉丁文应为斜体

出品:科普中国

作者:EVEE

监制:中国科普博览

参考文献:

Smith, L. T., Magdalena, C., Przelomska, N. A., Pérez-Escobar, O. A., Melgar-Gómez, D. G., Beck, S., ... & Monro, A. K. (2022). Revised Species Delimitation in the Giant Water Lily Genus Victoria (Nymphaeaceae) Confirms a New Species and Has Implications for Its Conservation. Frontiers in Plant Science, 2241.

Opitz, D. L. (2014). ‘The sceptre of her pow'r’: nymphs, nobility, and nomenclature in early Victorian science. The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History of Science, 47(1), 67-94.

中国科普博览是中科院科普云平台,由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主办,依托中科院高端科学资源,致力于传播前沿科学知识,提供趣味科教服务。